欢乐斗地主无限欢乐豆|欢乐斗地主白金挑战赛

特写|探访非洲猪瘟疑云笼罩下的大午集团

来源: 财新网

点击:

A+A-

相关行业: 生猪

关键词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  著名企业家孙大午近日在微博爆料,大午集团大批生猪突然死亡,引起舆论哗然。2月21日、22日,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始人、监事长孙大午分别在朋友圈、微博曝光此事,他在22日下午发出的微博称,“大午新大猪场死猪15000头,还有近6000头活猪,我们认为是非洲猪瘟,但政府不给确认,明天要捕杀?#20445;?#24182;附上了现场照片。

      照片中,大片的死猪整齐地摆在猪场地面上,猪场有人挂出了两道白底黑字的横幅,上面写道:“大午新大猪场已经死猪15000头,我们认为是非洲猪瘟,请政府确认”“我们大午新大公司职工何去何从?请政府给条出路。”当晚,该微博转发量达到5000,评论达2000余条。

      作为中国第六大养猪大省,河北此前还未通报暴发过非洲猪瘟,成为去年8月非洲猪瘟在中国暴发以来,除港澳台地区之外,仅剩的四个未通报暴发非洲猪瘟的省级行政区之一,其余三个是海南、西藏和新疆。

      而至记者发稿时,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2月24日发布,河北省保定?#34892;?#27700;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。据农业部官网,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诊,保定?#34892;?#27700;区某养殖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。该养殖场现存栏生猪5600头,已出现发病死亡病例。但记者未能确认此猪场是否为大午集团旗下的新大猪场。

      至此,全国已有28个省级行政单位、80个市(区、盟)已先后发生109起非洲猪瘟疫情。

      大午集团死猪疑云

      2月22日上午,财新记者赶到位于河北省保定市的大午集团,见到了孙大午和他的弟弟、主管新大猪场的大午集团副董事长孙二午。他们向记者介绍,从去年11月开始,新大畜牧周边的猪场就陆续出现异常,“附近很多养猪场几乎全死了,面积很大?#20445;?#25105;们可能是最后一家(暴发疫情的)了,我们是防护最严的。”

      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,由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联合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( 000876.SZ )共同投资组建,为一家种猪繁育公司。据大午集团相关人士介绍,在平稳经营了近十年后,从今年1月初开始,新大畜牧有限公司猪场的猪“开始出现部分母猪不?#22330;?#27969;产现象,陆续异常死亡?#20445;?#26032;大畜牧于是向徐水区农业局上报。政府在检测方面是积极的,“从1月2日到2月2号左右,政府去检验了20头,说是阴性的(即不是非洲猪瘟),我们也希望是这样的结果,好保住企业。”

      后来,新大畜牧购入了一套检测仪器自行对猪场的死猪?#31361;?#29482;分别进行了非洲猪瘟病毒检测,结果“死猪检测结果均为阳性,活猪有阴有阳”。活猪中,不吃食的猪检测出?#35789;?#38451;性,吃食的是阴性。有时候,检测为阴性、已经被隔离了的活猪,过一段时间又变成阳性了。

      根据农业农村部防控非洲猪瘟疫情的有关政策,当地政府及畜牧兽医主管部门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理应立即开展疑似非洲猪瘟疫情的处置、调查和确认工作,若判定为可疑疫情的,及时采样送省级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检测、确诊或送交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诊。?#30333;?#30830;地说,我们公司的检疫结果不能报,这样重大的疫情,估计县里也没有权利报,只能等。”一位新大畜牧的人士对记者坦承。

      徐水区农业局局长唐继勇告诉财新记者,他们对大午集团猪场生猪20个样本均取自于活猪,“有母猪的,有育肥猪的,还都不是一个圈舍的”。他称,没有检测死猪样本是因为猪场的死猪“日产日清?#20445;家?#34987;无公害化处理。由于区里没有检测能力,他们将上述样本送到了保定市进行检测,结果20个样本均为阴性。

      提及新大畜牧的检测结果,唐继勇表示,新大畜牧购入了一台十几万的检测设备,相比于市里专业检测机构,企业的检测设备、检测人员的专业水准可能较差。在他看来,企业自己的检测结果“不太准确”。

      由于徐水区防疫站对猪场生猪的检测结果是阴性,但猪场采取了各种?#30239;?#25514;施后生猪仍在大规模死亡,因而大午集团跟政府就此事反复沟通。2019年2月2日,新大畜牧公司向保定?#34892;?#27700;区政府发出《关于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的情况?#20174;场貳ⅰ?#20851;于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补贴资金的申请》,称“到目前为止,直接经?#30431;?#22833;2000多万元,间接损失上亿元,损失还在进一步扩大,现公司濒于破产,经营举步维艰。”

      2月8日,新大畜牧又向徐水区政府发出《关于河北新大畜牧有限公司的上访信》,称2018年11月开始,新大畜牧猪场周边猪场就陆续出现异常,但“区农业局并未引起重视采取任何措施控制疫情,而是任由感染猪只随意流通,从而造成疫情迅速蔓延,使徐水成为非洲猪瘟重灾区,规模猪场无一幸免。但?#20004;?#26410;上报一例非洲猪瘟疫情。”“请政府对徐水区农业局的不作为给予严肃处理,并对因此给企业造成的巨大损失给予赔偿。”

      大午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这三封信件均未得到有关部门的回应。他告诉记者,当地政府对新大猪场的态度是积极的,已承诺了给予补偿,数额达1000万以上。但是,“集团觉得不应该收糊涂钱,应该把疫情问题搞清楚,对社会负责,对行业负责。到现在我们也没收一分钱。所以监事长(指孙大午)才微博曝光了。”

      孙大午微博爆料后,此事受到媒体关注,当地政府也很紧张。22日上午,记者对孙二午的采访多次被电话打?#24076;?#21306;党委、政府(对大午集团死猪事件)很重视,区领导?#22242;?#19994;局的领导正在赶来的路上。”他对记者说,徐水区区长曾赶到新大畜牧猪场视察,“当时我们就实话实说,死亡量很大,怀疑是这个东西(非洲猪瘟)。区长也很负责任,说我们看看到?#36164;?#20160;么病。”然而最后官方检测结果却不是非洲猪瘟。但他称,政府已承诺给予补贴。

      猪场的最后一夜

      新大畜牧猪场深居保定?#34892;?#27700;区乡村腹地,距保定城区约20公里。与记者在其他非洲猪瘟疫点见到的情况类似,此处早已戒备森严。饲料车与拉猪车想要进入猪场,不仅要穿过大片村落与农田,还必须经由大因镇小因村的洗车点消毒,才能南行至防陵村的猪场。开至猪场,迎面而来又是三轮消毒:白灰、洗车点消毒水、消毒喷雾。如此,“整个车的消毒过程才过去了,过去了以后才到我们楼房的前面。”孙二午介绍,而猪场对于人员的消毒也同样严格。

      孙大午称,自去年8月初辽宁沈阳确诊了中国境内第一例非洲猪瘟后,他们就察觉到“这个东西比较难弄?#20445;?#26032;大畜牧有限公司立马将加强消毒提上了日程,措施包括:新增1个消毒点、1个抽样消毒间、2个雾化消毒间、1个车辆消毒通道、2个高标准员工洗浴间、1个洗?#36335;俊?#20026;迎战非洲猪瘟,新大畜牧拿出100余万加强猪场的生物安全建设,加上大量消毒用品,累计花费达200多万。

      但猪瘟还是来了。2018年8月、9月、10月、11月,河南、内蒙、山西、天津、北京陆续暴发非洲猪瘟疫情,仅4个月,便对河北形成包围之势。

      而正是从此时开始,新大畜牧发?#31181;?#36793;猪场陆续出现异常,“从11月开始,报保险无害化处理死猪数量成?#23545;?#38271;,猪场加快淘汰母猪,销售肥猪、仔猪。”上述上访信中称。1月初,新大畜牧猪场的猪开始陆续异常死亡。

      “每天死600多、800多的时候,我们就想到了是非洲猪瘟的问题。”前述大午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从猪场1月2号开始统计的结果显示,截至目前约有14000多头生猪死亡,“如果加上1月2日以前的肯定是15000多。”

      但一开始没有确诊非洲猪瘟,也判断不了猪群究?#35895;?#19978;了什么病,孙二午称,他们当时还是“想治一治,可根本治不了?#20445;?#20182;说,“只要不是猪瘟,治都可以,普通猪瘟也治不好,但它有疫苗?#20445;?#28982;而通过增加营养、打疫苗等各种方式?#30239;疲?#29482;始终不见好。到?#33322;?#26102;期,猪开始大批量死亡,“只能死了埋、死了埋。”他称,当时为了减少人员、车辆流动,甚至?#27492;?#21040;政府集?#20889;?#29702;的无害化处理点,而是自行深埋处理。

      大午集团相关负责人称,在猪场生猪大面积发病期间,“新大公司没?#26032;?#20986;过一头病死猪,卖出的活猪也是有畜牧局发给检疫证的。”

      2月23日晚9时,财新记者得知猪场6000余头活的生猪将被连夜扑?#20445;?#39537;车赶到猪场。此时,猪场自动门仅留出一人宽,进门便能在夜色中看到一座顶部竖立着新大畜牧的办公大楼,一层大厅内,几位身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站在一旁交谈。一?#36824;?#20316;人员称,生猪扑杀已经开始,现场已封锁。而发生疫情的猪场,就在这栋大楼背后。记者看到,夜色笼罩下,一辆大型铲车在隆隆作业。猪场大门外,特警的皮卡一字排开,昏黄的车灯中,?#36130;?#28895;雾向?#32617;?#21319;腾,迅速湮灭在无边的夜色里。各方严阵以对,静待猪场的最后时刻。

      当晚11时左右,一群“省里来的人?#22791;?#21040;了新大猪场。浩?#39057;?#33633;的车队将猪场周边填塞得满满当?#20445;?#26377;的车辆甚至一头冲上了猪场周边的?#30103;隆!?#39046;导们”下车后?#21271;?#29482;场办公大楼一间会议室,随后大门一关,一场漫长的讨论会就?#27515;?#24320;。记者间或听见会议室内传出“非洲猪瘟”、“活的”、“死的”等字眼。“带他们去取样!”会议途中,一?#36824;?#21592;?#19994;?#29482;场经理,经理便立刻赶到办公室,抓起一大串钥匙便匆匆离开。“他们还要死猪的记录。”一位猪场工作人员说,“要对数了。”

      一群工作人员在会议室频繁进出,?#26263;首?#21602;?”?#23433;?#27700;呢?”新建的猪场办公楼内,左右窜行的人群风风火火地?#25165;?#20250;议场地,楼道里的感应灯忽明忽暗。直?#36797;?#22812;,人群仍未散去。多个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,楼道里飘散着浓重的香烟味,烟雾缭绕之中,有人打电话,有人挪步徘徊,几位身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倚在办公楼大厅一角。

      “我看你们防得挺严的啊?”一位“省里来的人”对一位猪场工作人员说。

      “是啊,所以我们是(当地)最后一个沦陷的。”对方答。


    (审核编辑: 钱涛)

    猜你?#19981;?/a>

    我?#27492;?#20004;句(0人参与评论)
      加载更多
      欢乐斗地主无限欢乐豆